下一个马来西亚文化遗产—双溪毛糯麻风病院Sungai Buloh Leprosarium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 导读

我们活得实在太幸运了。如果现在你不知道何为麻风病,在这个医学盛行科技发展的社会里实属正常。麻风病患者也不再像以往社会里的受害者,需要被隔离甚至管制其一生。它现已受药物控制,拥有了一套治疗的体系。

但,你知道在19世纪初,当这个并发症爆发的时段,社会是如何对待这个来历不明的病症受患者吗?

受患者由于病症导致皮肤变色、脸部情况受损、知觉损失、甚至失明,可想而知遭受了许多异样的眼光和社会的排挤。那时候大众对于麻风病的认知有限,而在医学上也无法痊愈治疗,属于不治之症。大家都生怕被传染,有麻风病的家族史是抹黑的,不光明的。

由此,在英殖民时期的年代,政府实行了一系列管制麻风病的措施。他们在多个地区建立了社区,强制让受患者隔离社会,无论男女老少,种族信仰。后来部分园区逐渐关闭,来自东南亚如印尼、印度和中国的病患都聚集在双溪毛糯的麻风病社区里。

(延读:柔佛新山老街导览

高峰时期这里曾经聚集了2000多个病患者,占地570英亩的社区(既是325个足球场的大小),成为除了菲律宾克里昂島之外,世界第二大的麻风病院社区。病患者送到这里,意味着和主流社会于世隔绝。在没有网络和媒体的年代,便是骨肉别离是生是死也不知道的道别。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生态景区

透过参与希望之谷的导览,我在一大早便来到双溪毛糯Sungai Buloh报道。这里是人烟稀少而且偏离社区的郊外,没有吸引人的景观,所以很少人会主动来到这里。7:30早晨,义卖活动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外来的汽车停泊在草上中,各种售卖手作美食和糕点的摊口排满在活动会堂前。

购买义卖劵,就能换取相对的食物。

稍后到报到处确认出席,并索取组别贴纸,就可以在8:15前自由活动。会场还有一场由如是我行Masterchengway筹备的布偶表演,在导览前可以享受深具意义的表演呢。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走在届往的道路上

「你们知道刚刚我们走过的道路上,拥有什么样的意义吗?」雪儿问。

那是一条优长的羊肠小道,就在会堂右侧,翠绿的树木在两旁任由阳光灌溉。

「…」大家还没喘过气来。

「病患被送进院区,很大机会就要在这里度过一生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家人。这条道路,是发生许多生离死别最后也最长的走道。」

那一霎那翠绿的树木,也变得惆怅起来。

雪儿开始为我们导说建筑的历史,这里竟然活脱脱像个独立社区,拥有管制的体系,小至商铺、巴刹;大如警察局、法院和学校。这些社区设备都是由受患者承担的角色,大家即使换上了不治之症,也希望活出该有的自尊和生活模式。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大家在护士间歇息的房屋内听着导览,外墙拥有岁月摧残的痕迹。看见树木入侵了瓦顶,横穿出几个大洞。这里的建筑都是简单四方的房屋建筑,散布了会见室、警察局、会堂、邮局、牙科诊疗所和注射疫苗诊疗所。

(延读:新加坡植物园文化遗产

而绝大部分病患者的时间,都在注射疫苗诊疗所度过了一大半的煎熬。当医学还未研发出对应药物之前,病患者便是实验和研发新药物的对象。他们除了每个星期固定时段,需要注射难以忍受的油性药物(以下便是摄取药物的果实),有的时候更要尝试未知后果的新药物。这种待人鱼肉的心情,现今站在空空如也的诊疗所还是可以感受其中的悲哀。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这里的规划除了社区内的大众建筑外,病患居住的屋仔和结婚楼较属散落。他们需要自理本身的三餐,食材也是依据个人发布的。每位病患拥有永久居民证,凭证索取家当和日常用品。将近1个小时的导览中,我们在与雪儿交谈之余也逐渐对这里有了初步的见识。现今,这里的病患剩下了200名不到,都是老态龙钟的受患者。由于以往太过年轻便以进入社区,大部分仍旧在寻找家属的下落。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最后的愿望

我们在结束了导览后,另一箱便开始了陈彦妮小姐的分享会。她是这个活动的主要筹办人之一,在这几年极力推广希望之谷的活动,为的是;

  • 谱写病患者真实动人的故事经历
  • 记载他们当初勇于成为人体试验的勇气
  • 协助他们寻求失联孩子的下落
  • 筹募并完善曾被摧毁的房屋
  • 推广使其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马来西亚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分享会里,大家对麻风病有了基本的见解。它不再是剥夺人权的致命病症,人们应该对其病患者有一定的认知。更让人动容的,便是一宗接一宗寻亲的真实案例。

你可以从Valley of Hope Heritage Tours 希望之谷导览ll了解他们接下来的活动,最基本的支持便是去化解以往对麻风病的误解。让那些牺牲了一生的他们,不浪费在里头的一滴泪一丝血。

此活动为自助活动,照片和意见皆是我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