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马挽Kemaman—肯逸湖Kenyir Lake 159km

离开了表姑家,我们在爱梅姐鱼面摊和老姑相见。

咖喱面的煮法偏向于槟城的虾面,清汤式的汤头带出鱼虾的甜。表姑说咖喱面配鱼才好吃,所以也为我们每人叫上一条鱼。这里是甘马挽老一辈人的味蕾记忆食堂,是从小吃到大的美食。还要更道地的吃法?配上虾饼咬一口吧。

image

早餐过后表姑带我们到Pantai Kemasik,这里的著名海滩走走。在龙冰Dungun分扬别道后,我们往瓜拉登嘉楼Kuala Terengganu出发。因为车程不同导致没有一个很正式的道别,看着她们害怕我们饿着而塞给我们吃的竹筒饭,一而再再而三提醒我们小心,我们只能由衷感恩。

汽车又开进了甘榜道路,见到了熟悉的乡村路。沥青路平行衍生,路旁难免看到两两三三的屋子,还有因炎热天气而枯萎的群树。

路边的小摊演变成售卖玉蜀黍,成堆成堆地放。云冰的西瓜摊和甘马挽的鱼饼摊就不见踪影了。

image

来到登嘉楼市区,被提醒需要注重衣着。穆士林教堂在这里比比皆是,爪哇语言也比其他地方多。虽然我们忙于寻找今晚露营的地点,但此时我们饿扁了,决定到唐人街觅食。

那是一条长形的文化节,老牌匾悬挂在梁木上。少见的华裔商家都聚集在这里了,建筑更见独特的特色。无意经过小巷子内,发现了几个创意的壁画设计。

image

4点,大家都饥肠辘辘。在街区中心吃了午餐后,也没多少时间游走在华人街,缘由我们还不知道今晚住那里。

「不如今晚就睡麦当劳咯。」

这里的海滩也不适合露营,我们没有意愿要花钱在今晚的住宿。

花了10分钟多找到这里的麦当劳,

「还是我们去肯逸湖?」

1985年马来西亚建起的最大人造湖畔,拥有260 000亩地,340个离岛。水上活动,进入森林,私人游艇还是露营外宿,这里拥有多种不同的活动。

因此我们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远离市区,去肯逸湖。

终算,我们把帐篷设在浮亭里了。劳碌蹦波的夜晚就到此为止吧。

image

结果我错了,害怕和不安心的感觉蒙罩了我一整晚。天色灰灰的一晚,没有月光和星星。四下无人,偶尔才会进来几个开船出去的穆士林同胞。

才八时,我们全部都吃了简单自备的晚餐进入棚内,准备就寝。

凉亭外不远处,有一座桥在施工,打压器毫不客气往下敲击,不时传来货车经过的吵杂声。

神经线直速上升,我完全不能熟睡。

偶尔湖水溅起浪花打在胶板上,发出了酷似脚步声的踢踏响。心想该不会开了眼睛就会看见外头有个人影吧?

不管了,我要睡觉。

「砰砰砰砰」

凌乱的脚步声踏入凉亭,瞬间我从短暂的睡眠里抽离。依琳第一时间抓住了我的手,张大了眼睛。我把这紧张传给佩思,摇晃其实也醒了的她。

棚内四个人都醒了,因为棚外的人。我们不敢出声。佩思坐直身体,想从帐篷里偷窥出去。

最坏的打算已经在脑海里盘旋,棚里的人面面相觑。

水花溅起,小船驶进。棚外的人也离开了。

「原来是离陆去工作的人。」

手表上显示出十时,这一夜好长。

敏感的神经又因此绷得更紧,完全没有睡意,尽管有多累。

风越来越大,帐篷被吹出嘘嘘声,我躺着,听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湖水持续拍打在沙坡,越涨越高。通往凉亭外的铁桥,持续发出咿咿呀呀响,尽它所能漂浮在水面。我能轻微感受到躺着的亭子随着波流晃动。「碰…碰…碰」。亭子另一边有规律地发出东西撞击的巨响。

我想起他们说的教科书上肯逸湖水怪的故事…该不会…

这一夜,我听着无名的交响乐曲,吹残我薄弱的意识。


大马东海岸自驾游

第一天 | 麻坡Muar—丹绒巴劳Tanjung Balau 228km
第二天 | 丹绒巴劳Tanjung Balau—阿逸巴班Air Papan
第三天 | ‎啊逸巴班Air Papan — 关丹Kuantan 191km
第四天 | 关丹Kuantan — 丹马挽 Kemaman 81km
第五天 | 甘马挽Kemaman—肯逸湖Kenyir Lake 159km
第六天 | 肯逸湖 Kenyir Lake — 哥打巴鲁 Kota Bharu 158km
第七天 | 哥打巴鲁 Kota Bharu — 浮罗山背 Balik Pulau 380km
第八天 | 浮罗山背 Balik Pulau — 芙蓉 Seremban 437km (终)

3 thoughts on “甘马挽Kemaman—肯逸湖Kenyir Lake 159k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