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风机 // Zizi Mekhoo House

越南沙壩   Zizi & Mekhoo House

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六年   星期六   阴天


「你准备好了吗?我们要过去了。」吃了午餐后,Daisy把桌上的碗碟收掉。

手表指示着下午两点钟 ,显然今天的天气比昨天降低了几度,冷风刺入的空气让我那里也不想去。但是,我答应了今天去见一见山上的小朋友们。

拿了黄色防水袋,惯性塞入相机和一些重要证件。原本想和一起打地铺的外国朋友一起过去,但是屋里屋外都不见踪影,我和Daisy便出门了。

上身一件可爱的粉红棉衣,脚下一套防水的褐色蛙鞋,Daisy说这双鞋是这里最好防御的鞋子。在遍地水泥地和潮湿的草地里,活动自如。

我还是穿上仅有的耐吉跑步鞋,在这趟旅途中,我唯一的护脚鞋。我们往民宿右边的方向走,过了河桥,还要走上十五分钟的路程。

空气冷而稀薄,路又回环曲折,走到第二段斜坡路上时,我开始气喘呼呼。走在前面的Daisy却连大气都没呼一下,「还行吗?」

「还行…」不行也得行,调息了自己的步伐,卖力走上围绕山丘的路段。

在一处崎岖山路旁,小木屋在脏乱的石块和泥土里安然无恙。眼看脚下没有道路,但是Daisy坚持这里是通往儿童之家最简约的捷径。

她拉我上了第一个石块,踮脚地在连接沟渠旁的石群里跳跃。我小心一步步地走,但是Daisy很快已经走到前方的泥巴区。石群里都是湿润的土地,缝隙里长有青苔。有好些时候鞋子吃不着阻力,险些跌个四脚朝天。

就在逐渐跨越石群和泥巴后,另一间木屋悬在围墙上。木砖围起了房屋,外面有几张四人桌,外加角落的一个吊床。木屋后方就是几家简陋的木板屋,被梯田围绕着,相比起来算是这一带比较豪华的居家。

Daisy把我领进了屋内,Tin,Angel和Giang在那里等着,原本冰冷的温度因为大家熟络的迎接而温暖了起来。

屋子内灯光微黄,一个欧式吧台建设在屋里。我步入时,几个小孩面对吧台在围坐,对着一个电脑屏幕,画中出现大雄和哆啦梦。

。。。

我身穿四件衣服外加一个寒衣,但是四五岁的他们却只薄衣单衫,每个人脸上冷的红彤彤,鼻涕在肮脏的脸上任意挥发。一个五岁的女孩背着大行囊,往里面一看,是一个小娃。

「嘿咯!」我说,但是没回应,大家的注意力在电脑屏幕上。

Tin前来自我介绍,他是儿童之家的管理员。在新加坡专攻商科系后,却决意回来他的故土,为孩子们创办免费的教育。我问他说放弃在人人都想去的国家赚钱不可惜吗,他执意孩子们的教育比较重要。

教课班的木屋是租的,房家还是住在屋内,只是午后和假日变成孩子们娱乐和教课的场所。

Angel眼看屋内的小孩零丁散落,‘唉,看来我又要去叫他们了。’她邀我一起去孩子们的家,就在木屋后的山坡上。

Angel小我三岁,在会安大学就读大专,暑假便前来这里免费提供教育和管理服务。我们边聊边走上倾斜的小道,当路上遇见迎面而来的小孩,她都会聊上几句。

「我在叫他们去上学…春节要到了,很多都偷懒不来上课啦。」无论她和小孩们说什么,小孩们都嬉皮笑脸地回答。在我看来,是真心喜欢这个总是大咧咧的姐姐吧!

Angel把我带进了几家木板屋,和苗族妇人聊天。他们身穿黑色的麻布衣,脚上少不了彩色的绷带,见生人来到羞涩不言,但是也咧嘴笑开。老么么就坐在房外的木砖上,和孙女抓虱子,孙女不安分地坐在地上把玩手指,头发凌乱不堪。篱笆处堆积如山的木块上,坐着两个年龄相加不到十岁的小男孩,依然薄衣单衫,玩的乐开怀。

拜访了四五家,我们便下山返回教室。延路经过一个坐在大石块上的小男孩,Angel又把我领了进屋内。屋外的小男孩拿着拖拉车玩具,鼻子红彤红彤的,目光懈怠地望着我们,不语,然后又底头玩拖拉车。

简陋的木板屋家徒四壁,门口处就是炭火烧烤的地方,年轻的两夫妇就在围炉旁取暖。她手上拿着缝衣针,一针一线慢悠悠缝制手上的衣裳。「这是她们的过年衣。」Angel嘴里一面说屋里的环境,一面和我介绍主人家,「你看,他们真的很穷。」她嘴里嚷嚷着,眼睛四处张望。

「这衣服是做给孩子的吗?」我很好奇,怎么每个孩子都冷得鼻涕直流,但是都只穿一件衣服。「不,衣服是给丈夫春节穿的。他们都会自己做衣服,不买的。但是衣服做了也只春节穿,其余的就拿去卖啦。」

「但是孩子都冷成那样,没有单位捐衣服吗?」 眼睛对上了封衣的妇女,我笑了笑。

Angel 把我们领出了门外,开始往教课屋走去。「没用的,这里的人都太早结婚了,根本不会照顾孩子。」

Zizi Mekhoo House

。。。

Daniel在木屋外头和孩子们围成了一个圆圈。

「When i say jump you say jump!」

「JUMP!」

「JUMP!」孩子们手拉手跳了起来。

昨天第一次见这个加拿大的男孩,高挑纤瘦,身穿军装夹克充满冒险的精神,一定又是一位经验十足的背包客。想不到,他对孩子还有那么一手。

Daniel在这里已经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因为负责每天的英语教课,所以可以在这里免费住宿。他是Angel的‘男朋友’,每次见面都让Angel笑开怀,热络的喊着:「男朋友啊你来啦!」

Tin说,每个来到的男志工,都是她的男朋友。

三点整,英语课在屋外进行,我便进了屋内为下一个艺术课做准备。门旁是一个鞋架子,但堆上了许多的画画本和故事书。我随手翻翻,都是小孩们用蜡笔图的插画。

但这次我不想以格局限制孩子们的天赋,无论屋子,风景,彩虹画得多像,也只不过抹杀他们想象的空间。

「这里有没有水彩?」 我找了工具袋,只看见一大堆的颜色笔。

Tin走进房间拿出一大袋颜料,「这是我们打算用在墙上的水彩,不过可以让你先用一用。」

太好了,我赶紧出门,岂知一拉开木门,一阵冷风吹来,冷得我直打哆嗦。眼前的景象都被冷雾群群包围,连脚下的山坡都看不见。Daniel和孩子们依旧在屋外旁玩得很开心。

我采了几片叶子,进门去。

。。。

桌上堆满画本,孩子们七手八脚在创造属于他们的作品。英语课后,他们被领进了屋内。大家在长条桌子围坐,兴致勃勃得打印手上涂满色彩的叶子。

不同形状的叶子,固然创造不一样的想象空间。小精灵的华丽裙子,蝴蝶舞动的翅膀,还是开满山头的花朵,都从孩子们天性创意的思维里蹦了出来。

不止小孩,Daisy和Tin也玩得好高兴。我和孩子们用简略的英语沟通,但是就算理解不了,看着他手上的画,我也明白无需语言的艺术交流。

我在长条桌子上走来走去,看着他们没有框架的创造力,其实孩子是人生最好的导师啊!

课堂结束之前,我收到了每个人为我画的一幅水彩画,有些是彩艳的花朵,有些是艺术画。看不懂,但很美丽。

我拿起了角落的吹风机把一张张的画吹干,孩子们围了过来。「嗡…嗡…」吹风机发出了噪声,还呼出了暖气。一个孩子好奇的摸摸它,我惊奇 ,「难道这里没有吹风机的吗?」。Tin摇了摇头,「第一次为他们吹头发,他们还不可置信呢…」

我把吹风机吹在他们小小的掌心,逗着他们玩。结果,大家都急得把掌心递了过来,冷冷的小手在微薄的暖气中互相争宠。一个三岁的小妹妹勾不着,被大家挤去了一旁,要哭了。我抓起她的手,好冷。

我心里一寒,天真无知的他们在这个缺乏教育和条件的村子里究竟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启发呢。六岁的女孩背着两岁的小娃,已经是父母托付照顾孩子习以为常的事情。这里的孩子都不爱上学的,反而爱溜达在街上,和游客兜售小物赚取美金。

一边挫着她的手,一边把暖气呼在大家的掌心里。

但是,孩子,这世上不是你伸手便会有暖气的。

那刻大家把掌心推向我,期望在我身上得到一丝温暖时,也只不过是因为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吹风机。

Zizi Mekhoo House

备注:Zizi & Mekhoo House是一间在越南沙壩的无盈利组织,同为SapaTheBest背包客栈在GAPYOLO旗下的部门,由一群想为越南社会贡献的青年组织所经营。Zizi & Mekhoo House不但提供免费的英语课和艺术课,还让参与的志工享有免费住宿。筹备了两年多时间,他们在2015年末正式经营,希望不但让孩子们多接触不同的文化和教育,也让这一带的居家获得额外收入。

如果有兴趣赞助一些文具,资金,故事书,吹风机,或者更多详情,请联系我。我代表孩子们至万二分敬意。

One thought on “吹风机 // Zizi Mekhoo House

Comments are closed.